易时非一时

n线不知名写手,自娱自乐,青黑/雷安/轰出/瑞金/荒连

WWJAA:

哈哈哈哈哈哈今天过年了雷安同框我炸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P个图玩玩哈哈哈哈

tog微卡埃就不打了

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禁脔庄园:

题目【偶像剧】
非常傻屌的相声小手书
表拉我下马我要脸(………
声明写在开头了 太快没看到别怪我(你

冰果子爱吃鱼:

看完预告我脑子里都是这个...
趁中午摸出来...
这两个都好苏啊

论手速的重要性

#cp轰出,短篇,真的是短篇!
#论手速快的重要性
#是糖!信我!是糖!
#话唠,渣文,慎点!!
#ooc到飞起

  整个英雄学院的人都知道,轰焦冻有女朋友了。
  但是,他的女朋友是谁,至今仍是一个迷。

  夕日欲颓,火烧云蔓延了整个天空,投下昏暗颓废的光线。
  轰焦冻正坐在座位上,书包搁在腿上,低着头摆弄着手机,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点来点去,似乎在发信息。余晖自窗户斜射而入,落在了他面无表情的脸上,竟多了一分温度。
  “啊啊,又给你的小女友发信息啊。”同桌上鸣一边收拾着书包,一边瞥了眼,笑道,“天天发信息,不腻吗?”
  轰焦冻按下了发送键,眼睛仍然盯着手机屏幕,“不腻。”
  “叮咚——”
  清脆的提示音响起。
  “哇!这么快就回复了,你女朋友手速好快!”
  轰焦冻听罢,摇头,“不,他的手速一点都不快。”
  相反,手速很慢,玩逃亡游戏总是很快就死了,总是一边唾弃自己游戏黑洞手速慢,一边又点了重新开始。
  轰焦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一下,昙花一现般短暂,却被上鸣捕捉到了,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大声嚷道:“轰同学你居然笑了!我仿佛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公然秀恩爱,有想过我们这些单身狗的感受么?”
  轰焦冻并没有理会上鸣的嚷叫,也无视了其他人投过来的好奇的眼光,只是继续发着信息,指尖飞快跳动着,很快又发出了一条信息。

  “我要回家了,你今天想吃些什么?”
  “叮咚——”
  提示音响起。
  “啊啊,我就说手速快嘛!轰同学你别不承认!”

  一条信息出现在了屏幕上。

  “您好,我现在有事,一会儿再和您联系。”

  “让我决定?”
  “您好,我现在有事,一会儿再和您联系。”

  “绿谷,我很想你。”
  “您好,我现在有事,一会儿再和您联系。”

  那你,究竟是何时,才会再和我联系。
  何时,提示音过后,是你真实的话语。
  回答我,绿谷。

——————
  emmm这大概是个出久挂了,轰帮出久设置了自动回复,每次发信息过去假装出久回复了他。
  轰自欺欺人每天给他的qq发信息,希望有一天听到了提示音,跳出来的不是那一句冰冷的自动回复。
  大概就是这么个……悲伤的故事,但是文笔有限写不出来_(:з」∠)_

与隔壁寮的日常(二)

▪两个非寮的日常,两个逗逼阿妈喝茶看自家式神们谈恋爱
▪涉及cp有荒连,酒茨,不喜请左转那儿有门,拒绝ky
▪ooc与bug飞上天,私设跟在他俩后面,三只一起和太阳肩并肩
▪没有晴明之类的人物,所以寮主(阿妈)分流派(晴明流,博雅流,神乐流,八百比流)
▪当然两个阿妈都是博雅流就是了

chapter2 情侣服(上)
  “要我说,就算他俩在一起了,也是荒入赘!”易时坐了回去,哼声道,“我家连连这么好,我才不会委屈让连连嫁过去呢!”
  “是是是,你家风神大人最好了,”冥寻淡定回道,她很早就意识到好友是个不折不扣的一目连吹了,所以对现在这种情况也是见怪不怪了。
  “那你是同意了?”
  “我是同意了,但是,荒同不同意我就不知道了。”冥寻无奈摊手,“要知道,我寮里那位大神,傲得很。”
  “那我们现在去问问他吧。”易时起身,往门外走去,“他现在应该在我寮里,我俩一起去,正好让你见见一些新式神。”
  “好啊。”冥寻将杯子放下,起身,拍了拍衣服,跟着易时走了出去。

  易时的阴阳寮,和冥寻的不太一样。
  冥寻的院子像是春,院内的樱花树花朵是娇贵的粉色,铺满树枝,远远看去像一朵云霞。地上更是铺了一层淡粉,扫地工握着扫把“哼哧哼哧——”地努力扫着。
  易时的院子更像夏,绿叶多了,半掩住娇艳的樱花。有风吹过,落樱少了,“沙拉沙拉——”的风吹树叶声多了,树上挂着的签跟着树叶一晃一晃的。
  “咦?你的院子怎么换了?你哪来的钱啊。”
  “这是最近的活动,打大蛇做悬赏什么的就可以得碎片,然后去总阴阳寮那里,出示碎片,就会有人来改装院子的。”易时道,转头盯着冥寻,一脸的惋惜,“让你这么久不上游戏,这么好的活动险些就错过了。”
  “呃……我们,我们去找荒吧!”冥寻连忙撇开视线,迅速转移话题,“亲事耽误不得啊,你说是吧?亲家。”
  易时正要说点什么,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兴奋的声音,“阿妈我们回来了!”
  两人回头,就见一个长着兔耳的男孩一蹦一跳地跑了过来,后面跟着吸血姬,小小黑和姑获鸟。
  “这么快就完成委派了?”易时笑道,伸出手摸了摸男孩的头,“你们辛苦了。”
  “这是……兔丸?”一旁的冥寻出声问道。
  “啊,是的,可爱吧?”易时一脸骄傲地说道,“兔丸可是很可爱的男孩子呢!”
  兔丸闻声看向了冥寻,湿漉漉的金色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垂下的兔耳微微动着,可爱的面孔上写着疑惑和害怕。
  冥寻看着兔丸,一句话脱口而出,“可爱,想……”
  “打住!”易时连忙捂住了好友的嘴,朝站在一旁的式神们笑道,“我们回去吧,站在院子里怪不好的。”
  这时,姑获鸟走了过来,手中捧着一个红色的达摩,面无表情地道:“这是奖励。”
  易时连忙松开手,接过达摩,也没打开,笑了笑,道:“谢谢姑姑,辛苦了。”
  “嗯。”姑获鸟应了一声,绕过易时朝屋里走去。
  气氛突然有些压抑。
  “呃……阿时,你和姑姑……”
  “啊,没什么啊。”易时转着手中的达摩,“我们回屋吧。”

  刚回屋,吸血姬就低声说她要去睡觉了,易时笑眯眯地摆手让她回去了。
  吸血姬走后,易时将达摩放在了一旁,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我刚刚已经让小纸人通知连连了,估计他应该就要到了。”
  “哎?他是去了哪里了?”
  “被隔壁再隔壁的阴阳师借去打副本了。”易时打了个哈欠,“连连最近可受欢迎了,我昨天就是靠着他,硬着头皮过了妖刀副本十层的啊!”
  “大晚上的让你的式神们陪你打副本,你良心不痛吗?”
  易时露齿一笑,“那东西,我没有,而且,我们寮的式神的作息现在和我的都差不多了,我们可是熬夜寮啊!”
  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一道温柔如风的声音,“就算如此,易时你也少熬夜,对身体不好。”
  易时像是磕了药一般,突然兴奋了起来,“是连连!”
  房门被推开,一名身穿黑色战袍的长发男子走了进来,身后盘着一条通体雪白的龙。
  冥寻看着走进来的式神,愣住了,“这是……一目连?”
  “对啊!这是连连的新衣服风神之佑,是不是特好看!210皮肤券买的哎!”易时小跑到一目连身旁,拉着他的袖子,神情骄傲,“我家连连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冥寻沉默了,一双眼来回打量着一目连,片刻后,摸着下巴,一脸认真地说道:“怎么……看起来感觉和荒那套新衣服是情侣装。”
——————————
  这是我第一次写欢脱文,写惯了正剧,真的……好不适应,突然严肃又突然欢脱,我……咸鱼躺.jpg @冥寻

差之毫厘【2】

#cp轰出
#未来轰总×少年出久
#中篇,十章左右完结
#时间线比赛结束后

chapter2  少年不识愁滋味(下)
  燥热的夏天,在渐渐清晰的蝉鸣声中悄然而至,落日也比往常要更晚到来。
  绿谷背着书包出校门时,太阳还悬挂在空中,不明亮却有些刺眼的阳光将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斜斜映在水泥地上。
  “小久,我走了,拜拜!”丽日朝他挥了挥手,笑道。
  “嗯,明天见。”绿谷笑着回应,笑容在丽日转身离开的刹那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双手拽着书包带,垂着头,慢吞吞地朝着和丽日相反的方向走去,脑海中一直回放着早上看到的画面。
  方方正正的显示屏上,每个人的名字的后面都有一个黑色长柱,最长的是轰焦冻的,几乎是第二名的爆豪的两倍,而他的名字……缩在最角落,后面什么都没有。
  这是预料之中的,毕竟他现在还没能好好掌握one.for.all,比赛的时候又是那样的胡来,肯定不会有英雄事务所愿意要他。
  虽说是预料到了,但是当这个残酷的事实真真正正摆在他面前时,说不失落,那都是骗人的,同学们惊讶却了然的眼神,欧鲁迈特失落的眼神和那张显示屏不断在脑海中回放,刺激得他脑壳疼,迫切想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吼大叫一番发泄一下,也许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绿谷。”
  熟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绿谷脚步一顿,转过头,轰焦冻正站在他身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轰……轰同学?”绿谷看着轰焦冻略稚气,却不掩帅气的面容,又想到了昨天丽日说的话,下意识撇开了和轰焦冻对视的视线,“呃,轰同学找我有事?”
  “一起回去吧。”
  “嗯?哎?”绿谷瞪大了,有些不可置信地说道,“轰同学,不是有司机会来接你吗?”
  “司机今天有事请假了,”轰焦冻迈开脚步,朝他走来,“或者是,绿谷你不愿意和我一起走?”
  “没有没有!”绿谷连忙摆手否认。
  “那就走吧。”

  两人并肩走在人行道上,踩过一个又一个行道树的影子,沉默地前行着。绿谷尴尬地低头看路,思绪飞速转着,想要找一点话题来聊。缓解这尴尬的气氛。
  “绿谷。”轰焦冻突然叫了他的名字,绿谷像是上课睡觉,突然被老师点名一样,猛地抬头,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
  轰焦冻险些笑出声来,压下心中的笑意,道:“职场体验你打算去哪里?”
  “啊,这个啊,”绿谷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微乱的头发,道,“轰同学你也是知道的,没有那个事务所要我,我……连选择都没有。”
  “对不起。”轰焦冻低声道,“要不是为了我,也许现在就有事务所愿意要你了,你的手臂也不会受那么重的伤了。”
  突如其来的道歉将绿谷吓得不轻,慌忙摆手,急声道:“不不不!轰同学不用这么想,是我自己鲁莽冲动,才会造成这个局面的,你不用自责。”
  “嗯……为了补偿你,要不,你来我老爹的事务所吧,我们俩一同奋斗。”
  “什……什么?”绿谷再次受到了惊吓,眼睛瞪得圆滚滚的,心中更是掀起了海啸级别的巨浪。
 

————————

【MHA/轰出】 差之毫厘

#cp轰出
#未来轰总×少年出久
#中篇,十章左右完结
#时间线比赛结束后

chapter1  少年不识愁滋味(上)
  绿谷出久觉得,自从比赛结束后,轰焦冻就变得有些奇怪。
  奇怪在,轰焦冻总是盯着他看,无时无刻,让他心底有些发毛。
  就像现在,他坐在树荫下乘凉,轰焦冻就站在对面的树下,沉默地看着他,面容打上树荫和斑驳的光斑,看不清楚,但是视线仿佛实质化了一般,让绿谷无法忽视。而且,轰焦冻已经盯着他好久了,视线从未移开半分,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炎炎夏日的,寒毛却竖起大半。
  “那个,轰他是不是和小久你闹矛盾了,怎么感觉,他一直在盯着你看。”丽日咬着牛奶冰棍,问道。
  一旁的饭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一脸严肃,“我也是这么觉得的,绿谷你是不是惹着他了,或者是……他惹着你了?”
  绿谷垂眼看着手上化了大半的甜筒,苦笑道:“估计是那次比赛我说错话了吧,戳到他的痛处,所以他才……”
  “但是,要是你真的惹了他,他为什么要一直盯着你看,眼神总不可能杀人吧?”丽日说道,停顿了几秒,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一拍大腿,激动道,“他该不是看上小久你了吧?”
  简单的十一个字,却像十一颗原子弹,炸得绿谷脑袋一片空白,手中的甜筒差点拿不稳。
  轰同学他……喜欢我?

  整个下午,绿谷整个人都是恍惚的,恍恍惚惚地听课,结果被当众点名;恍恍惚惚地训练,对战训练时被爆豪揍得鼻青脸肿,险些半身不遂;恍恍惚惚地吃饭,筷子差点戳到鼻孔里。
  而且,他发现,轰焦冻盯着他的眼神中,并没有恶意,只是有探究和不解,以及一些他不明白的情绪也搀杂在里面。许是受丽日那句话的影响,绿谷真的觉得,轰焦冻看他的眼神中,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爱意。
  但是……应该是自己看花眼了吧?绿谷出久默默用筷子戳着米饭,心中思绪变化万千,轰同学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会喜欢弱小的,而且还是同性的他。
  “啊啊,不管了,先吃饭吧!”绿谷嘟囔了一声,捧起饭碗,拼命往嘴里拨米饭,以风卷残云之势三两下收拾完饭菜,在饭田丽日惊讶的眼神中放下了碗,打了一个饱嗝,“我吃完了。”
  “啊啊?好快!”回过神来的饭田丽日也迅速处理完盘中的饭菜,随后三人一起将盘子放到回收处,一起走出了食堂。
  出食堂前,绿谷回头看了看,只见轰焦冻正静静吃着饭,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那个人的身影消失在食堂的玻璃门后,轰焦冻就搁下了筷子,第五十二次举起左手,手心有微弱的火苗燃起。
  这只手,白净,手指处有一点老茧,五指算不上修长,却骨节分明。
  这是十六七岁少年应有的手。
  与四十岁的手没有一点相像之处。
————————
  您的好友轰.盯妻狂魔.焦冻已上线【不
  十六七岁的少年,是特别喜欢胡思乱想的,很容易思春的【突然兴奋.jpg】
  第一次写轰出,略ooc,求轻喷qwq

长生木

  沙罗镇是一个普通的江南小镇,有小桥流水,两岸杨柳青青桃花灼灼,白墙黑瓦的人家沿河而建,楼房不高,胜在典雅,门前的青石板古老而沉重。
  沙罗镇虽说是个小镇,人家却不足百户。镇上只有一家私塾,教书先生是个年过古稀的秀才,满口之乎者也,迂腐古板,学生们时常以捉弄先生为乐。镇上还有一家药铺,位于小镇边缘,里面就住着一位年过半百的罗姓大夫和一个伙计。
  伙计姓黎名青,是一年前罗大夫在采药回来的路上,从路边捡回来的。据黎青自己说,他本是一名画师,没什么名气,平日里就靠卖字画为生。有次在路上遇到了强盗,逃跑的时候不小心从山坡上滚了下来,正好被罗大夫救下了。
  养好伤后,黎青打听到自己的家乡被强盗一把火烧了,他本是孤儿,这下子连唯一的住所都没有了,正愁着找不到能长久住着的地方时,罗大夫药铺里唯一的伙计因为受不了罗大夫古怪的脾气,趁夜逃跑了,这样一来,黎青就自然而然留了下来,一边帮罗大夫看店,一边跟着学习医术,时间一久,便也学得七七八八,也能够独立看些不严重的病。
  但是,像现在这种情况,黎青从没遇到过。
  他本来趴在柜台上昏昏欲睡,店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尖锐的声音直刺耳朵,顿时把他给惊醒了,下意识抬头朝门口看去,正好看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被微高的门槛绊住了,直直摔在了地上,“砰——”地响了好大一声,看得黎青心头一紧,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便是不知那人摔得疼不疼。
  黎青怔怔地看着脸朝下趴在地上的那人,看着从那人身下渐渐散开,濡湿地面的血,大脑一片空白。
  虽然他现在能稍稍给人看病,但是也局限于小痛小病,像这种明显会死人的重伤,他还从未遇到过。
  “发生什么了?”听到动静的罗大夫从内室走出来,没走几步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那人,愣了一下后迅速回过神,快步跑到那人面前,也不顾地上有血,半跪着,从袖中掏出一个白瓷瓶,拔掉塞子后将瓷瓶对着那人的嘴,将里面的药液灌了进去。喂完药之后,罗大夫又把了一下脉,随后露出微笑。
  “黎青,”罗大夫站起身,“给这人洗个澡换身衣服,我先去换件衣裳。”
  “啊啊?好的。”黎青回过神来,连忙应道。
  话音落下,罗大夫又从袖中掏出两个瓷瓶,递给了黎青,“给他洗个澡后,口服,大颗两粒,小颗三粒。”
  “好的。”黎青连忙应下,绕过柜台,将满身是血的那人搀扶起来,一步一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一番折腾之后,黎青终于给男子洗好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最后给男子喂了药之后,黎青自己也累得喘气,坐在椅子上休息,同时不忘细细打量这个陌生人。
  清秀的面容,皮肤倒是有些白,右眼处还有一道浅浅的伤疤。长得还可以,但是丢在人群中,绝对是泯然众人。只是,黎青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张脸。
  “应该是哪次外出时见过一面吧?”黎青摸着下巴,呢喃着,“等下,这人长得有点像应侯爷,唔……七分像左右。”
  黎青正自言自语着,床上的那人突然呻吟了一声,眼皮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
——————————
重新改了一遍,但还是觉得怪怪的_(:з」∠)_
我顺带把名字都取好了,虽然也是胡乱凑的,不过……应该也是凑合。
这次人设交代清楚了吧,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亲爱的 @冥寻